行业新闻

煤炭年度长协启动 2019年煤炭市场趋稳

作者:中国煤炭新闻网     时间: 2018-12-15     点击:3623次    分享到:

12月5日,2019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在秦皇岛开幕。

开幕式上,以山西五大煤企、内蒙古伊泰集团、川煤集团等为代表的11家大型煤炭集团与华能集团、大唐集团、华电集团、中国石化、华润电力等19家用户企业签订了煤炭中长期合同,合同总量为3.1亿吨。

就在交易会前夕,第二大煤炭企业中煤集团与浙能集团、粤电集团、江苏国信集团、利港电力、鄂州发电、深圳能源和绿地能源等7家发电企业签署了为期5年的中长期合作协议。

根据国家发改委的要求,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应在12月上旬前完成2019年合同汇总工作,铁路部门应在12月中旬前完成对跨省区煤炭运力的配置。煤炭产运需企业合同一经签订,必须严格履行,全年中长期合同履约率应不低于90%。

往年煤炭企业和电力用户签订的1年煤炭供应合同,其履约率都难以得到保障。现在, 经历了前几年煤炭价格的大幅波动,中长期煤炭合同已经成为保障煤炭价格波动的“压舱石”。“早签”“多签”“签实”煤炭中长期合同成为当前煤炭供需企业的共识。

合同价格机制进一步完善

“陕西要求在12月13日前汇总录入完2019年的中长期合同,最近正在加快签订购销合同。”陕煤化集团运销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相比去年,公司签订的两年以上的中长期合同数量明显提升,合同的价格、数量、煤炭热值硫份等质量以及违约责任等更为细化。

根据国家发改委发布的《关于做好2019年煤炭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有关工作的通知》,大型煤炭企业签订的合同在2019年价格仍然按照去年确定的“基准价+浮动价”执行,其中下水煤合同基准价仍然为535元/吨,和2018年、2017年的价格不变;而铁路直达煤合同的基准价由两类价格分别加权50%确定,一是下水煤基准价除运杂费后的坑口平均价格,二是供需双方2018年月度平均成交价格综合确定。

在浮动价格上,由煤炭供需企业结合环渤海煤炭价格指数、CCTD秦皇岛港煤炭价格指数、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综合确定。

据了解,中煤集团今年向大客户确定了“3+2”的煤炭供应合同,即将煤炭价格分为2个定价周期,第一定价周期为2019?2021年,其中下水长协基价按照535元/吨为基准,按月调整。第二定价周期为2021年和2022年,签约双方将根据市场走势协商确定价格,如无重大政策调整顺延第一定价周期的定价机制。

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称,国家能源集团、中煤集团、陕煤化等大型煤炭企业与主要电力用户相继开展了3?5年的中长期合同洽谈工作,目前电煤签约总额已经超过了11亿吨。

2018年,受南方水电出力不足、全社会用电量回升影响,南方六大电厂日耗一度接近80万吨,而4月以来进口煤限制政策进一步推升煤价,全国煤价一个月涨幅近20%。国家发改委称,在市场煤价出现波动的形势下,中长期合同对稳定供需关系和煤炭价格发挥了重要的“压舱石”作用。

根据最新一期的数据,CCTD秦皇岛港5500大卡煤炭价格综合指数为580元/吨,大致计算,中煤等大型企业签署的长协合同首月的价格约为542.5元/吨。

在2019年度煤炭交易会召开之前,国家发改委的通知中,也提出了进一步完善合同价格机制,除了明确以前提出的“基准价+浮动价”之外,新增季度、月度长协以及外购煤长协定价机制,要求各种中长期合同形式,包括季度长协、月度长协以及外购煤长协等均应按照明确的年度长协价格机制执行,价格原则上应稳定在《关于印发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的通知》规定的绿色区间以内。对外购煤长协确因采购成本较高的,价格应不超过黄色区间上限。

其中,绿色区域为价格上下波动6%以内,即500元?570元/吨,黄色区域为价格上下波动幅度在6%?12%之间,即上限为600元/吨。

往年大幅波动难现

一年一度的煤炭交易会,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等下游用户将签署长协合同。在煤炭价格大涨或大跌时期,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会展开数轮谈判,协商长协的价格和数量。

根据青岛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的数据,最新的沿海六大电厂合计库存数据再创新高,为1801.23万吨,日耗为56.11万吨,可用天数为32天。

东兴证券分析师郑闵钢认为,在迎峰度冬之际电厂保持了如此高的库存,不排除有意放缓煤炭采购节奏,从而打压煤价,从而在电煤年度合同谈判中增加筹码。

但山西一家不愿具名的电厂负责人告诉记者,2019年电煤长协谈判少了往年的激烈博弈,主要原因是国家发改委明确电煤535元/吨的基准价不变,而这一价格显然高于电力企业的预期。此前电力企业曾提出将基准价定在500元/吨更为合适。

在该人士看来,535元/吨的基准价格是2016年年底国家发改委确定的,彼时国内煤炭价格迅速上涨,年底环渤海动力煤指数超过600元/吨,现货市场高达680元/吨,南方市场的现货煤炭价格一度攀升800元/吨。而现在的指数价格和现货价格接近,都在570元/吨左右,所以基准价格应该进行下调。认为应该降价的另一个逻辑是,近期炼焦煤已经在10日之内出现了四次降价。

11月底,以河钢集团为代表的钢铁企业向几大焦炭生产企业要求,进一步下调焦炭价格150元/吨。随后,山西焦化、旭阳集团等焦化企业向客户发函强硬表示“不接受此轮降价”。但很快,这次降价已经在市场上基本落实,现在焦炭已经累计下跌450元/吨。

煤炭分析师崔玉娥表示,国家发改委明确了535元/吨的基准价不变,也就意味着政府并不希望煤炭市场出现明显的波动,从而继续稳定煤炭价格市场。2018年的煤炭市场“淡季不淡”“旺季不旺”,虽然受进口煤政策等因素影响有所波动,但相较于2016年、2017年煤炭波动幅度明显减小。

数据显示,2018年前8个月,累计化解煤炭过剩产能约1亿吨,完成全年任务的67%。但与此同时,前8个月新建煤矿产能置换方案60处,释放煤炭产能3.3亿吨。崔玉娥认为,在煤炭供应充足的背景下,预计2019年媒体价格仍将总体保持平稳,并有一定的向下回归空间。与此同时,进口煤政策也将成为国内煤炭价格的调控工具,此前煤价大起大落的情况预计将很难再现。

上一篇:装机过剩矛盾凸显 中长期需调整煤电定位 下一篇:全国单笔最大煤炭产能指标在陕交易